• 高中历史教学中培养学生获取和处理信息能力的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郑州8月25日电 (韩章云音箱、手机、三脚架,不需要舞台、不用灯光,在郑州市金水河畔,一群跨越多个年龄段的舞者每天聚集在一起,一边毫无章法地尬舞、一边通过手机在多个平台直播,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,他们都吸粉无数,成为“网红”。 图为尬舞舞者吸引众多市民围观,里三层外三层。 韩章云 对于尬舞,也曾引起争议。有人认为其“辣眼睛”,太过低俗;有人认为它是释放压力的一种方式。而采访了解到,前去围观尬舞的市民对这种娱乐表演形式多持肯定态度“只要不扰民、不引起混乱,这种舞能大家带来快乐,还是应该包容他们的存在的。” 手机、三脚架、音箱是尬舞的标配。 韩章云 8月24日下午五点,太阳开始慢慢西下,在郑州市金水河畔,尬舞团体带着各式设备陆续来到他们每天跳舞的场地。支起三脚架,开启手机直播,嗨翻天的音乐随即响起,尬舞表演开始。渐渐的,围观的市民越来越多,里三层外三层,几乎所有的人都拿起手机拍,被围在中间的尬舞舞者,宛若明星一般。 在这条不足100米长的林荫小道共汇集了四个尬舞表演团体。他们每天下午5点开始尬舞直播,一直到7点钟结束。不少尬舞者已经在网络上有着一定的知名度。比如“少林家的白玫瑰”,在某个网络直播平台上已经有29.1万粉丝,更有甚者达到百万粉丝量。 “双枪老大妈”是这群尬舞舞者里资历最深厚的。“我今年56岁了,郑州市人民公园的尬舞就是从我开始的,然后慢慢地有这么多人和我一起尬舞,大家一起跳舞很开心。”“双枪老大妈”告诉,以前爱打麻将的她因为缺乏运动得了肩周炎,现在每天过来尬舞,麻将不打了,肩周炎也好了,还认识了很多新朋友,尬舞于她而言一举多得。 尬舞舞者在人群中间毫无章法地跳舞,手机直播平台上,粉丝留言、送礼物甚是热闹。现场围观的观众也举着手机久久不愿散去。 “在网上看过郑州网红尬舞一条街的新闻报道,专门从新郑赶过来看他们跳舞的,现场看感觉没有大家评论的那么低俗,感觉挺嗨的。”围观者郭霞告诉,她觉得尬舞和广场舞没什么区别,都是一种娱乐消遣方式。

    上一篇:自拟活血通脉汤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临床

    下一篇:马布里调准星迎接第3战 孙悦翟晓川探讨防哈德森